风铃里的花

喜欢朱一龙/只关注作品/不混饭圈
德哈爱好者/产粮困难

德哈/Who lives, who dies, who tells your story/一发完

*灵感来自Hamilton最后一曲Who lives, who dies, who tells your story

 

*标*的句子出自Hamilton的HELPLESS一曲

 

*我们的小Harry和Hamilton一样都是失去双亲的孩子,虽然Draco可能不像Eliza那样安静温柔,但他一直在支持着Harry,这点和Eliza是完全一致的

 

*写到后来发现完全可以叫战后生活流水账,和标题完全无关

 

 

 

*

 

有段时间Harry沉迷于混迹麻瓜当中来着。

 

战后的生活平静而安逸,也许是因为在二十岁之前过早地经历了太多,在成长的过程中受到了来自各方的瞩目和压力,在一切结束后,Harry选择了把自己变成魔法界的边缘人士。他拒绝参与进魔法部的任何宣传中,他没有去做魁地奇球员,也放弃了成为一个傲罗。

 

外界有很多说法,有人猜测他是与魔法部政见相悖,也有人说他是在最后一战中受到了不可逆转的伤害,丽塔斯基特那个丧心病狂的疯女人则给他编造了一大串空穴来风、子虚乌有的“创伤”导致的“精神失常”的故事。

 

他在这场战争中失去的东西太多了。在战争开始前他的父母就为了保护他而献出了生命,他的成长是字面意义上的不断地失去。他失去了世界上最好的教父,失去了一个正直的朋友塞德里克,失去了曾经无数次在黑暗中指明他方向的邓布利多,他失去了永远想要保护他的多比,失去了用欢笑抚平他初入霍格沃茨的惶恐的弗雷德,失去了如父如友的莱姆斯,而斯内普临死前对他绿色眼眸的久久凝望令人心碎。

 

这些已经足够了,他甚至觉得自己提前经历了一百多岁才会经历的事情。

 

他在伦敦的一条小巷子里开了一家小小的咖啡店,也卖一点三明治和小蛋糕,目标顾客是上班族和闲逛的游客。

 

放在别的时候,Draco可能会对此颇有微词,即使是在战后,根深蒂固的偏见也不是一时片刻就能忘记的。

 

但Draco很害怕。

 

每天晚上Harry睡在他的身侧,可宁静的睡梦从来不愿意眷顾Harry。好几次,Draco搂着Harry的腰沉沉睡去,然后被Harry在梦中无意识的尖叫惊醒。一开始只是尖叫,渐渐地,Harry开始出现梦游的症状。甚至于有一天,当Draco半梦半醒地摸着身边空荡荡、冰冷的床铺的时候,他被眼前的景象吓到失声——Harry正用魔杖指着他自己,嘴里念念有词。

 

而当梦醒后,Harry坚称一切都是Draco的臆想,他对自己在梦中所做的一切拒不承认。

 

一开始Draco总是用酣畅淋漓的性//事让Harry精疲力尽,好让他大脑放松,远离那些可能会让他梦魇的想法。但后来,Draco发现,身处麻瓜中间,忘记魔法、远离魔法界总是让Harry的睡眠平静而安稳。

 

“为什么你不自己开一家店呢?”

 

一个周末,他陪Harry在伦敦街头闲逛,他们走累了,在一家麻瓜咖啡店坐下。Harry看上去放松极了,他眉目舒展开来,嘴角挂着一点笑,在阳光照耀下半眯着眼睛。

 

于是Draco忍不住给他这样的建议。

 

“你可以租一个喜欢的小店铺,然后按你喜欢的样子去装修,经营时间也随你喜欢——你觉得怎么样?”

 

 

**

 

Draco亲手把Harry推到了麻瓜堆中间。

 

他们向魔法部申请了一个壁炉——考虑到魔法部现在是格兰杰当家做主,这对他们来说简直轻而易举——这样Harry每天早上就可以直接从他们位于维尔特郡的家里直接飞路到后厨。

 

在开业前,Draco被迫尝了几十种咖啡豆、三明治配料、各式各样不同的小蛋糕。这个过程几乎让他后悔自己为什么要支持Harry开一家咖啡店,damn it,为什么当初不选择一家书店或者别的什么?但是看到Harry眼睛里亮闪闪的光,他又缴械投降,心甘情愿地在两种他根本尝不出区别的咖啡豆间做艰难的抉择。

 

Harry的咖啡店开张了,它甚至没有一个像样的名字,招牌上只写着café。但店铺装修得温馨极了,Harry忽略了大部分Draco提出的建议,拒绝了华丽的窗帘和装潢,但接受了他提供的挂毯。临街的一面全是落地玻璃窗,桌椅和柜台都是原木色的,造型有一种未经雕琢的古朴感,如果哪位顾客想要舒服一点——在书架墙后也有沙发椅,有点粗糙的暖色亚麻布料的触感就像一个温暖的怀抱。

 

比起一个营业中的咖啡店,它对Harry有着更大的意义,这是他的避风港,是他的疗伤地。

 

Ron表示他对那些充满着果酸香气的苦涩饮料实在不感兴趣,但是对好友的烘焙手艺表示了赞赏,他爱死了那些流心的巧克力熔岩蛋糕或者一口一个的香橙蛋糕,而Hermione则钟爱Harry提供的多种茶水,从充满佛手香气的伯爵红茶到简单醇厚的大吉岭红茶。

 

在休息日里,他的好友们总是悄悄造访这里。Ginny偶尔也会来,但是考虑到另一个男主人对她始终挥之不去的敌意,更多时候她还是选择在工作日来。

 

在这里一切从前的事情都像是上辈子发生的一样。

 

被包围在糕点的甜香里,Harry觉得自己离Dursley家的碗橱、离黑魔法、离伏地魔都无限遥远。他选择手工制作所有茶点,选择把那支跟了他这么多年忠心耿耿的魔杖暂且收起来。每天早上和Draco共进早餐的时候,他和Draco总是各自占据桌子的一边,人手一份报纸——只不过Draco手里的是预言家日报,而他手里的是泰晤士报。

 

要放在从前,Draco一定会疯的。但现在他只觉得这样的日子很幸福。

 

天晓得前段时间他有多么担惊受怕,他甚至考虑过给Harry找个心理医生,治愈他然后再给医生来个一忘皆空。Harry抗拒向他提起自己的伤痛,而Draco也无法向Harry表明自己的担心。

 

他们从来都没有学会和对方彻底的坦诚,也没有学会把自己的弱点和伤痛分享给对方。

 

但还好,Draco心想,我找到了一些方法可以安抚他。

 

 

***

 

 

他们在生活里依然会有针锋相对的时候。Draco依然受不了Harry把所有的衣服堆在一个衣柜里,也受不了经典的格兰芬多金红配色。

 

“你完全玷污了步入式衣橱的意义!”

 

“我看不出早上穿个衣服还要从四五个不同的地方找不同的部分有什么意义!”

 

这样的对话已经是见怪不怪了。Harry从来就没有适应所谓的贵族家庭那一套,正如Draco接受不了他在黑皮鞋里穿白袜子一样,他们之间有许多不可调和的矛盾。

 

但他们都在彼此迁就对方。

 

“你知道......如果会让你觉得有点尴尬的话,你可以不用和我一起去陋居的。”Harry正背对着自己丈夫系扣子,然后在白衬衫外面套上一件松松垮垮的红色粗毛线毛衣。

 

背后是他的丈夫,正在给自己打一个漂亮的温莎结。

 

“Harry Potter,今天是我们教女的生日,你不能这么对她!”Draco终于打好了领结,转过来和自己的丈夫交换了一个吻。

 

“再说了,这样我就有理由威胁你陪我参加下个月医院的舞会了。”他给了Harry一个有点淘气的wink。

 

Rose Granger-Weasley虽然才两岁,但已经可以从她挥舞着的小拳头看出来她将来无疑会和她父母一样,是个热情、永不言退的格兰芬多了。

 

Ron一开始是拒绝一个Malfoy成为他的亲亲宝贝女儿的教父的,想想吧!一个挑剔的、刻薄的、恶毒的(?)Malfoy成为他漂亮的红发小姑娘的教父!万一他把自己女儿的头发剃光呢?万一他给她起绰号怎么办?万一他的小姑娘被打击到了怎么办?

 

没等Draco把自己的嘲讽宣之于口,再次强力论证自己是一个挑剔刻薄的Malfoy,Hermione就打断了他们俩的眼神宣战:“你们能——哪怕就这么一会儿——做一次成年人吗?”考虑到她正被生孩子的苦难折磨过,现在暴躁的好像随时能给某个聒噪的人来上两拳,两个幼稚鬼选择了闭嘴。

 

而Harry已经抱着Rose对着她傻笑了。

 

也许是因为自己从小就没有得到过来自什么亲人的关爱,Harry一直格外希望自己将来会有一个大家庭,虽然这个希望在他和一个男人扯证结婚的时候就彻底宣告破灭,但他还是很爱小孩子们的。

 

“如果他有机会的话一定会是个很棒的父亲。”她朝屋内指了指,对Draco说。

 

此时此刻,Harry正让两岁大的Rose骑在自己的肩上,逗得她咯咯直笑。Hermione和Draco在窗外的花丛边上喝茶,顺便聊聊工作。

 

“我是否应该为自己没有这个功能而感到抱歉?”Draco有点敌意地反问,“如果是这样的话,我不介意你将来过继一个孩子给我们。”

 

Hermione做了个拒绝的手势。“我永远不会这么想。”她开玩笑地说,“你已经给了Harry最好的东西了,他现在有一个家,家里有一个爱他的人,全年无休地拯救我们的救世主。”

 

 

****

 

 

很多不知情的人认为是Harry拯救了Draco,拯救了整个摇摇欲坠的Malfoy帝国。

 

这不能怪他们。

 

因为他们俩结婚的时候差距实在是太大了。彼时一个是声誉正高的救世主,一个是濒临破产、几近家破人亡的前食死徒——用个麻瓜们的比喻,差不多就和英国王子说自己要和一个法//西//斯死//刑犯结婚差不多。

 

由于马尔福庄园和格里莫广场12号都不接收外来陌生信件,那段时间魔法部的接收室几乎每天早上都会被雪花一样的信件堆满,里面充斥着对那个勾引救世主的前食死徒的咒骂和对救世主的不解、劝告,事实上有些劝告几乎是出离愤怒。

 

每天小报都有新的说法,前一天他们指责Malfoy们都是墙头草,早在黑魔王倒台前就在救世主身上押了宝,他们早在大战前就搞//上了;第二天他们又说救世主所谓的“拯救”完全是出于政//治考虑,他要得到Malfoy家在魔法部的强大影响力和根基,从而成为真正的无冕之王。

 

但只有他们和极少数的朋友知道,这一切不是因为阴谋、不是因为投机、不是因为其他任何因素,仅仅是因为两个年轻人,他们冲破歧见、冲破家族的桎梏、冲破世俗的观念产生的爱,经过残酷的战争、经过如履薄冰的敌对、经过无数艰难的岁月,终于可以开花结果。

 

故事要从哪里开始说起呢?是从摩金夫人长袍专卖店的第一次相遇,还是从霍格沃茨大厅外台阶上的不欢而散?是从他们第一次隔着长桌凝望对方,还是从尖叫棚屋外隐身衣下交换的一个吻?

 

沐浴在阳光下的热情、乐观的狮子座和用讽刺保护自己的理智而敏感的双子座,他们生来就要互相吸引,互相弥补生命中所缺失的部分。

 

在霍格沃茨的时候,Harry曾经选修过特里劳妮的占卜课,虽然大部分时间他都在那些“死亡预言”和浓郁的香薰气味中昏昏欲睡,但偶尔他也会听课,比如说有一次的占星课。

 

Gemini,黄道十二宫中的第三宫,他的心上人出生在初夏,六月五日,当墨丘利在空中行走如飞的时候,风神送来了他的爱人——幽默和讽刺是他生活中最好的自卫武器,内心的不安常常折磨着他,使他企图逃避现实或力争改变自身现状。

 

被黑魔王即将回归的消息折磨着的Draco消瘦而苍白,有时候他们会心照不宣地夜游到有求必应屋。在那个温暖的、安全的房间里,他让Draco躺在自己柔软的腹部边上,用手梳理着那即使在夜里也熠熠生辉的金发,“别担心,一切都会过去的”,他这样安慰自己的爱人。

 

他曾经拯救过Draco,于是在打败黑魔王后,Draco也拯救了不知所措的Harry。

 

 

*****

 

 

在某些瞬间,Draco觉得自己可以这样永远过下去,这样平淡无奇的生活,只要身边Harry还在,也许他们会老到在床上折腾不动,但依然可以互相搂着陷入美梦。

 

他们刚结婚那会儿,很多人抱着恶意揣测、赌博他们什么时候离婚。六个月、一年、两年、五年,几乎没有多少人认为他们能撑过十年。谁能想象自己每年的结婚纪念日都在被人说自己已经离婚呢?Harry被烦不胜烦,只好选择每年和Draco在公共场合一起露几次面。但很快小报又开始说他们貌合神离。

 

去他妈的。Harry对着那堆报纸竖了个中指,并且再也不理睬那些言论了。

 

“嘿,亲爱的,今天报纸上又说我们已经离婚了,你看,他们还拍到了你独自去古灵阁的侧影。”有时候早餐桌上,Draco会给他念那些捕风捉影的言论。

 

Harry报以一个略带埋怨的回应:“如果我的丈夫不是整天忙于出席那些永无止境的会议的话,我相信他一定会有空陪我去古灵阁的。”

 

“你有你的咖啡事业,我也有我的,”Draco毫不相让,“如果在你留在店里陪伴那些孤独的麻瓜的夜晚,你也能想起我的话,你就不会抱怨总是见不到我了。”

 

“你真的想说这个吗?”Harry交叉抱臂。

 

Draco放下手里的报纸投降。

 

“也许我是有点太忙了,”他说,“但我今晚非常有空,你会为我准备点惊喜吗?”

 

但Harry没有回答他的问题,他凑过去给了Draco一个告别吻。

 

“你应该上班去了,你快迟到了,吾爱。”

 

 

******

 

 

他们当然没能做到永无止境的活下去——那样的话他们就不能被称之为人类了。

 

每个人都心知肚明,离别的一刻终将来临。从我们出生伊始,我们就是向死而生,每一天都离死亡更近一点,每一天都离分别的时刻更近一点。

 

Harry的身体不算很好,幼年时被虐待的阴影始终笼罩着他,长期被不属于他的灵魂寄生也极大地增加了他的负担和损耗。他甚至没能等到他们一起变老,天知道Draco曾经多少次牵着他的手和他幻想那个场景——“等你变成一个老波特,我也变成一个老马尔福,Rose会长成一个大姑娘,然后她会嫁给某个混球”、“我猜韦斯莱老了一定很丑”、“格兰杰一定还是那么凶”......

 

“最重要的是,我依然那么爱你。”

 

好吧,躺在病床上的时候,Harry有点无奈地想,他再也没机会验证Draco那个颜控是不是还会一如既往地爱满是皱纹的自己了,有点可惜。

 

他看着涕泗横流的Draco,给出了苏醒以来的第一句话。

 

“别这样,Malfoy,你这样看起来很丑。你知道我当初喜欢上你,就是因为你长得帅来着。”

 

Draco破涕为笑,但那笑容没能持续多久。

 

那些麻瓜说他亲爱的哈利得了胶质母细胞瘤,能生存过一年的人不超过百分之十。Draco心想这简直就是bullshit,他从来没有听说过巫师会得癌症的,简直荒谬。但在内心深处,理智告诉他,他应该相信医生,毕竟他代表了圣芒戈的最高水平,而他自己束手无策。

 

Harry没有幸运到活过一年。

 

他人生中所有的幸运都已经在四十年前那个夏天用完了。

 

那是一个夏夜,黑湖上吹来一阵阵凉爽的风,他和Draco静静地坐在湖边。

 

“You know, I've been living without a family since I was a child. My parents died and I grew up buckwild.”*

 

“As long as I'm alive, I will be your family.”

 

 

*******

 

 

Who lives

Who dies

 

 

Hermione Granger:他拯救整个魔法界于水火之中,但我们必须承认,在他生前,由于种种原因,他并未得到他应有的赞誉

 

Ron Weasley:Harry是我的挚友,他真诚地对待每一个人,对于给予他善意的人他都加倍回报,今天我们失去了他,我们永远地失去了他

 

 

Who tells your story

 

 

Draco Malfoy在Harry去世后独自生活了五十年。他辞去了在圣芒戈的工作,专心经营Harry的咖啡店;他出资建立了巫师界第一座孤儿院;他整理了Harry在世期间的所有书信,并独自撰写了传记《Harry Potter:他短暂而漫长的一生》......他为他早逝的丈夫正名,在Harry生前他从不在意虚名,但他不愿意让后人误解他的爱人。

 

“在他身上,我从未见到过任何自私、卑劣。他尽力帮助别人,珍惜自己得到的所有支持和善意。对于那些龌龊的指责,我相信时间已经证明了一切。他是个高尚的人。”


评论 ( 3 )
热度 ( 26 )

© 风铃里的花 | Powered by LOFTER